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桂林大管家:一座“24小时直播”的农场

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 0

组织活动: 0

163

主题

163

帖子

47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77
发表于 2015-8-28 11:44:19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食客吃货,玩转食物社区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  桂林日报8月26日讯(记者韦莎妮娜 汤世亮 文/摄)在兴安县石坑上西岭村,有这样一片农场:农场主是一位热心仗义、富有学识的“80后”兴安小伙胡韬。因为对当下食品安全日益担忧,这位“北漂族”毅然放弃在北京的工作,回乡自己承包一片山头,**一个纯天然无污染的农场。与其他家庭式农场不同的是,胡韬在这片农场上安装了16个摄像头,实现了100%覆盖。并且还搭建了一个高科技平台,任何人在任何时间段点开农场的公众微信平台,都能看到农场的“直播”情况。
  为了理想,这个小伙数次跳槽
  本文的主角胡韬在县城有着相当高的辨识度:他开的是一辆牌号为“京M”的蒙迪欧。因为之前他的工作地点在北京。
  算一算,1983年出生的胡韬年纪并不大,但他看上去比同龄人要更沉稳。2006年,胡韬从西北大学毕业后直接与上市**美的集团签约,可才一个月,胡韬就主动把东家给“炒”了:“感觉在那里,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太大。”之后,他到北京一家做噪声污染治理的私企里工作,成为了一名“北漂族”。不久,他就被**派往杭州拓展业务。就在这个时候,矛盾再一次凸显了出来。由于不肯违背内心去阿谀奉承,胡韬再一次选择了离开**。2007年3月27日,胡韬和大学同学在北京注册了一家环保**,开始了创业历程。
  创业初期,对于从农村出来的胡韬来说,是那么艰苦漫长。失败、孤独、处处碰壁,但这并没有动摇这个“80后”的斗志。然而,**成立没多久,主要合伙人因为经济困难而不得不退出,留下胡韬一个人独撑。
  “创业是我的梦,我的**就是自己的孩子,再难我们都要一起成长。”回想起当年,胡韬感慨地说。在**重组后,胡韬的坚持让他挖到了第一桶金。2008年**会前夕,北京大力整治环境污染问题,许多原来不被重视的噪音扰民项目都被勒令整改。就这样,胡韬的**接到了私企、国企、外企的合同,有的一单就超过了100万。这一个有着执拗劲的“北漂族”,只用了3年时间,就实现了他的梦想:在大城市有家小**、有一辆车、有一个充满爱的家庭。
  为了孩子,“模范老爸”毅然回乡创业
  事业越做越大,胡韬的人生之路也越走越平稳。很快,他有了第一个孩子。对这个孩子,他简直宠爱得不得了,带她去公园露营、去草原骑马、去游乐场玩耍。但渐渐地,胡韬发现有很多东西他给不了:譬如说洁净的水源、没有雾霾的空气、舒适健康的生活环境。而随着第二个孩子的降临,胡韬更下定了决心要为孩子做些什么。2014年,他大胆地割舍掉了自己创立了7年的**,带着家人回到了兴安老家。“在北京,我做的就是环保工作,却给不了家人健康的保障。我不希望她们受到雾霾的伤害。”
  对于环保专业出身的胡韬而言,他早有创建一个安全食品农场的想法,孩子们的到来,让这个想法提前付诸实践了。2014年回到家乡后,胡韬和弟弟一起承包了西岭村百亩山头。开荒、种果蔬、搭建基地,搞起了一个漂亮的农场。与其他农场不同的是,胡韬坚持农场所有的家禽、果蔬都要达到原生态无污染的标准。并且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:把农产品从源头到生产成品这一条产业链都向社会公开,让全国的消费者随时随地都能行使监督权。
  于是,胡韬特地花了5万**,从农场对面的山头的基站拉了一条光钎,在农场安装16个摄像头,24小时不间断地在微信公众平台上直播。胡韬给自己的农场起名为“桂林大管家”,把所有顾客都戏称为“老爷”。“在以前,‘管家’的责任很重大,一大家子人吃什么、用什么都由管家打理。而管家也一定是很负责地将最好的东西挑选给‘老爷’。我就想做消费者的‘管家’,给他们吃天然的、用天然的,把污染降到最低。”
  重塑对一片土地的信任
  农场真能实现24小时实时直播吗?带着好奇,记者分别在早晨7点、下午3点、晚上11点三个时段打开了“桂林大管家”公众微**,找到了下方的管家官网“在线直播”。直播上有时间显示,均为实时画面,农场的风景、内部养殖场、加工间、打包间里的情形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  而在农场监控室中,胡韬在电脑上也能看到16个摄像头传回来的画面。胡韬坦言,那段时间光是拉光钎、找网站做直播就已经将他弄得精疲力尽,但他仍然坚持这么做。“地沟油、三聚氰胺、毒胶囊、僵尸肉,我们身边的食品安全太让人忧心了。那么,吃什么才是安全的?”胡韬说,自己就正在做这么一个试验,农场里饲养的裤脚鸡坚持不用饲料,用谷物喂养,果蔬不施农药,全部回归自然。
  “当然,也有很多人会反问,怎么证明?这就是证明。”胡韬指着**上的直播说。“任何时间、任何人、任何地点,都可以在**或电脑上监督我们,我愿意面向全国公开透明地来做农场。”
  然而,即便是公开坦荡的承诺,质疑声也不是没有。胡韬说,有一位客人对“24小时直播”表示怀疑,于是就坚持多天一直盯着**直播看,想找出“漏洞”。结果发现的确是实时直播,每一帧都是连贯的,并且喂鸡的饲料每天都是谷物,于是他心服口服。另一个客人试吃了农场的土鸡蛋后很满意,但又怕农场“造假”,下一批货不是土鸡蛋。胡韬便邀请他在每天下午3点**观看拾蛋直播,并且按照他的要求,在指定的蛋上写上他的名字。在装箱的时候,可以通过摄像头,看工人用封口胶封住,并记下货次编号。一来二去,这位“刁钻”的客人也成为了胡韬的忠实粉丝。
  经过一年多的直播展示,胡韬赢得了消费者的信赖。其中,有2000多位顾客经常在网上预定他的农产品。如今,胡韬的农场有1万羽鸡,日产蛋量为400-700只,始终供不应求。在8月10日的发货单上,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发货地址,其中以北上广等大城市居多。“我现在每天都很忙,朋友们都戏称我是‘日理万鸡’。”胡韬打趣说。
  “一只土鸡蛋,我们平均能够卖到3**。与市场上用饲料催大的鸡不同,我们养的鸡全部都是吃有机谷物、放养长大的。因此口感更好,营养价值更高。”胡韬说,这些鸡非常受北京客户的欢迎。最多的一次一天内就卖出了60只。
  然而,胡韬的志向远不在此。他想通过这个带有试验色彩的农场,向自己的环保理想靠近一步:“希望我这份对农业、农村割舍不断的情怀,能唤起一批同道中人一起投身农业;也希望借这一个全公开、全透明化的农场,倒逼食品**机制,同时重塑大家对这片土地的信任。”
  在采访的过程中,胡韬不止一次地将爱怜的目光投射到正在树下玩吊床的女儿身上。这两个孩子,一个名叫“可可”,另一个叫“西里”,寄托着他对一片纯净天地的向往。
  
本楼点评(0) 收起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